您的位置:首页 > 视听在线

离职后并非自由身!国泰君安与前研究员对簿公堂 跳槽“拦路虎”真相是这个

时间:2019-11-13

摘要

[卸任后没有空!国泰君安和前研究人员在法庭上“封杀”跳槽。事实是,“竞业禁止协议”在经纪行业并不少见 签署协议的员工通常被要求在一段时间内停止为前雇主的竞争对手服务,而原公司通常支付一定的费用作为补偿。 然而,轻微的处理不当将会导致争端,甚至敌意,并将案件提交法院。 (中国证券报)

K图 601211_0

“竞业禁止协议”在经纪行业并不少见 签署协议的员工通常被要求在一段时间内停止为前雇主的竞争对手服务,而原公司通常支付一定的费用作为补偿。 然而,轻微的处理不当将会导致争端,甚至敌意,并将案件提交法院。

中国司法文件网近日披露了国泰君安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君安”)与一名前员工之间的不竞争纠纷结果。 在收到辞职证书后,该员工无法向新公司注册竞业禁止协议,而国泰君安坚持竞业禁止协议的有效性并将其提交法院。最后,法院裁定协议被解除。

K图 601211_0

(照片来源:中国法官文献网)

竞争协议条款争议

事件原因应始于2015年

2015年2月2日,国泰君安与被告丁某签订了2015年2月2日至2018年3月17日期间的劳动合同,约定丁某的初始岗位为助理研究员,初始工作地点为上海,丁某的初始岗位工资(基本工资)为13,000元。

双方还在合同中约定,丁某在合同解除或终止后有义务限制竞争,不得直接或间接为竞争对手工作。 如果符合本条款的约定,国泰君安可以在竞业限制内给予丁磊经济补偿,每月经济补偿为劳动合同终止或终止前12个月丁磊平均基本工资的50%。

此外,国泰君安与丁某还签署了另一份《保密与竞业限制协议》,其中规定“竞业禁止义务期限为双方解除劳动合同后1年内”。如果国泰君安在合同期限内连续3个月不能按合同给予丁某经济补偿,则本协议无效。如果丁违背了他的诺言,他将被罚款10万元。

劳动合同于2018年3月17日到期后,双方未续签劳动合同。 同年4月3日,丁磊给国泰君安人力资源部经理和研究院经理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劳动合同于2018年3月17日到期,到期后不再续签。他将申请辞职程序”,并在申请表中注明他将加入太平洋证券深圳分公司。

然而,丁的跳槽并不顺利。

2018年4月18日,丁磊向上海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组投诉,要求国泰君安出具劳动合同终止证明。此后,丁磊还向国泰君安发出《律师函》,希望国泰君安能尽快办理辞职手续,并出具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证明。

直到2018年6月14日,国泰君安才向丁磊出具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但该证明声明双方已于2018年6月14日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并指出丁磊有一年的竞业禁止期限。

正是这一为期一年的竞业禁止期的存在导致国泰君安和前员工最终上了法庭。

不服判决向法院上诉

2018年9月27日,丁某委托其诉讼代理人向国泰君安出具《律师函》,声明如下".客户(即丁某)与贵公司之间的竞业禁止协议被解除,客户将不再承担贵公司的竞业禁止责任。”

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2018年10月31日,丁某向上海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双方从2018年6月18日起解除竞业禁止义务。 2018年12月7日,仲裁委员会裁定批准上述申请,但国泰君安拒绝接受,最终向法院提起诉讼。

国泰君安声称,劳动合同于2018年3月17日到期后,丁磊将继续工作至2018年4月3日,之后公司仍将支付工资和社会保险费,因此双方的劳动关系将于2018年6月14日终止。2018年6月14日,丁某离职后未履行竞业禁止义务,加入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因此未支付竞业禁止补偿金

庭审期间,国泰君安还提供了丁磊3月至5月的工资支付记录:2018年3月应付工资为66,600元,实际工资为41,800元。2018年4月,支付6400元,支付1442元。2018年5月,到期3105元,实际支付2794元。

但丁认为,劳动合同于2018年3月17日到期后,他不再为国泰君安工作,双方的劳动关系因劳动合同到期于2018年3月17日终止。虽然自2018年8月起,他的社会保险费将由太平洋证券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支付,但他实际上并未加入公司。

此外,国泰君安自2018年3月18日(劳动合同到期后的第二天)至2018年9月27日委托法定代表人出具《律师函》,已超过六个月未支付竞业禁止经济补偿金。 根据双方此前的协议,“如果国泰君安在期限内连续3个月未能按照协议给予丁磊经济补偿,协议将被废止”,丁磊要求法院解除竞业禁止协议。

终止时间成为焦点

在法院看来,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劳动关系何时终止或终止,以及双方劳动关系是否会从2018年3月17日延续至2018年6月14日。 这也是决定双方是否应该解除竞业禁止协议的关键。

经审理,法院认为丁磊提供了包括电子邮件和《离职信》在内的一系列证据,表明丁磊已明确表示合同到期后不予续签,并要求国泰君安出具劳动合同终止证明。 然而,尽管国泰君安声称丁磊将继续工作到2018年4月3日,法院并没有接受,因为它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来支持它。

此外,国泰君安声称丁某在2018年4月和5月的工资已经支付,但工资金额明显低于丁某任职期间的月薪标准,法院对此也难以置信。 综上所述,法院确认,由于劳动合同到期,双方劳动关系于2018年3月17日终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8条,双方已在劳动合同或保密协议中约定竞业禁止和经济补偿。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后,由于用人单位的原因,三个月内未支付经济补偿金的。员工要求解除竞业禁止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根据庭审,国泰君安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丁磊在2018年8月之前与太平洋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因此法院不接受国泰君安关于丁磊因违反竞业禁止义务而未支付经济赔偿的主张。

综上所述,法院确认,由于国泰君安的原因,丁磊的竞业禁止经济补偿金已经超过三个月没有支付,并支持丁磊提出的解除竞业禁止协议的请求。

2019年4月24日,法院一审裁定,双方的竞业禁止义务于2018年9月27日解除,当时丁磊委托其法定代表人向国泰君安发出律师信函。

国泰君安拒绝接受判决并提出上诉 2019年6月,该案件再次立案。 2019年8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二审判决,驳回国泰君安的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中国证券报)

(编辑:DF380)

-

  • 友情链接:
  • 万家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y-shengtong.com 技术支持:万家新闻网| 网站地图